写女子美貌的现代诗歌(描写女子美貌的诗歌)

扫码手机浏览

作者:胡秀红从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到《孔雀东南飞》看,几乎接近完美的女子,婚姻却是不幸的,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中的女子如此,刘兰芝亦是如此。这两位完美女子都很不幸,让人唏嘘不已,感慨万千。难道真的是自古红颜多薄命?是因为红颜,所以薄命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?仔细研读这两首诗,笔者以为造成这两位红颜薄命的原因有很多,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她们没有遇到生命中的良人,一个遇到了...
作者:胡秀红

从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到《孔雀东南飞》看,几乎接近完美的女子,婚姻却是不幸的,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中的女子如此,刘兰芝亦是如此。这两位完美女子都很不幸,让人唏嘘不已,感慨万千。难道真的是自古红颜多薄命?是因为红颜,所以薄命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?仔细研读这两首诗,笔者以为造成这两位红颜薄命的原因有很多,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她们没有遇到生命中的良人,一个遇到了见异思迁的“渣男”,一个遭遇了毫无决断的“妈宝男”。

一、卿本是美丽温婉体贴的佳人

《诗经·卫风·流氓》中女子是一个美丽而温婉的佳人。诗歌一开始就巧设悬念,一个年轻的男子,用布来交换丝线。实际上他不是来做买卖的,来了就跟“我”谈恋爱。“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,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”。《诗经·关雎》也有这样一句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。由此可见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中的女子是当地有名的美丽姑娘,所以,爱慕她的青年才找借口来接近她,跟她谈恋爱。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”用比喻的说法告诉人们这个女子年轻貌美,自然是男子追求的对象。

何况这个女子还这么温柔又善解人意呢!当男子和她商量婚期时,男子就隐约显露出“渣男”的本性,居然在未婚妻面前发怒。他自己不找好的媒人来商量婚事,怪女子拖延婚期。“匪我愆期子无良媒”。自古以来男娶女嫁凭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你自己不会办事,怪得了别人吗?而善解人意的女子却放低姿态,温柔地请求男子不要生气。既然他不懂婚事的规矩,那么就不拿那些繁琐俗礼来麻烦他了,她直爽地跟流氓说就把秋天作为我们的婚期吧。“将子无怒,秋以为期”。

《孔雀东南飞》中的刘兰芝呢,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。请看刘兰芝被休回家时的细致妆容:“足下蹑丝履,头上玳瑁光。腰若流纨素,耳著明月讥(dāng)。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。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。”这些正面铺排,不仅写出她的外在美丽,更写出了她处变不惊从容不迫的内在美。

这种内在美从何而来呢?大概是来自她极高的文化素养和教养。她“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,十五弹箜篌,十六诵诗书。十七为君妇,心中长苦悲。”即使心里痛苦悲伤,也含辛茹苦,也不叫屈,丈夫身为公职人员,遵守官府的纪律,常年在外奔波劳碌。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,自己作为妻子只能独守空房。她谅解丈夫公务繁忙,正所谓官身不自由,因此一句抱怨的话也不说,不让丈夫挂心家里,小姑和婆婆,自己都替他照顾得无微不至,以免丈夫分心牵挂。

这样一个美丽贤惠的女子即使被婆家休了,回娘家才十几天,就有人上门求婚,而且条件一个赛一个好。请看“还家十余日,县令遣媒来。云有第三郎,窈窕世无双,年始十八九,便言多令才。”县令那又年轻又有才能的儿子,马上来追求她。接着更有太守那娇美文雅的儿子追求她,“云有第五郎,娇逸未有婚。”“直说太守家,有此令郎君”。相对身为府吏的前夫焦仲卿,这些后来的追求者不知道优秀了多少倍,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。正如她哥哥所言“先嫁得府吏,后嫁得郎君,否则泰如天地”。这些优秀的追求者,恰好从侧面反映了刘兰芝的美好。

二、卿是勤劳持家的妻子

她是勤劳持家的好妻子。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中的女子“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。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”多年来作为妻子,她包揽了家里的累活,没有一天不是早起晚睡,为操持这个家,劳心劳力而没有怨言。这样的好妻子,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!

《孔雀东南飞》中的刘兰芝,也是一把持家的好手。她“鸡鸣入机织,夜夜不得息。三日断五匹”,起早贪黑地织布,不怕累不叫苦,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。再看她做衣服的速度,“左手持刀尺,右手执绫罗。朝成绣夹裙,晚成单罗衫。”这样的速度,如果不是常常做衣服,怎会有这样熟练的裁剪技巧?这样的好媳妇谁娶了不是赚到了?!

三、卿是清醒决绝地“大丈夫”

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中的女子自从结婚后,把一颗心全放在家务上,多年的操劳,使她容颜憔悴,形容枯槁。“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”,就像润泽饱满的桑叶,经过时光秋霜的洗礼,也会变得枯黄,进而陨落。女子不仅操心受累,没有时间爱惜保养自己,她的奉献和付出,却使得她人老珠黄,成了丈夫见异思迁的理由,他不专一,变了心,违背了当初爱的誓言。“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”“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”既然,爱已成为过去,既然婚姻已经不能挽回,还守着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干什么呢?既然自己无错,既然流氓已无情,那么不如砸碎婚姻的枷锁,还给自己也还给对方一个自由。于是,她放手过去,果断地做出决定“亦已焉哉”,离婚算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过去属于死神,未来才属于自己!

《孔雀东南飞》中的刘兰芝呢,她也是对自己的处境和命运有清醒的意识。“非为织作迟,君家妇难为!妾不堪驱使,徒留无所施。便可白公姥,及时相遣归。”她明白婆婆是故意刁难,她知道婆婆早就看自己不顺眼,对自己不满,她更清醒自己的丈夫是个孝子,对自己的婚姻不能自作主张,不会违背母命,她和焦仲卿的婚姻不是自己做主。“吾意久怀忿,汝岂得自由”。所以,她不等蛮横无理的婆婆休自己,而自己先提出离婚回娘家的请求。

在夫妻话别的时候,就预料到回娘家之后,暴躁的哥哥恐怕不能顺着自己的心意做事,想到将来,心生煎熬。“我有亲父兄,性行暴如雷,恐不任我意,逆以煎我怀”。古人都认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即使哥哥不是个暴脾气,出嫁的妹妹被婆家休了也不能说是多么光彩的事吧,见到妹妹当然不会多么高兴。再说后来的追求者都是比焦仲卿条件好的“高富帅”,看着妹妹死心塌地地等着无能的焦仲卿当然会生气了,他当然认为妹妹嫁给这些“高富帅”是最好的归宿。

她的清醒还表现在后来焦仲卿听说刘兰芝改嫁后去兴师问罪的时候。焦仲卿假惺惺道贺,实际是酸溜溜地指责。“磐石方且厚,可以卒千年。蒲苇一时纫,便作旦夕间。”我可以像磐石一样,发出的誓言千年有效。刘兰芝呢只不过一时坚韧,誓言短期有效。刘兰芝就非常通情达理了,“同是被逼迫,臣妾亦然。黄泉下相见,勿违今日言。”她理解焦仲卿是误会自己了,无奈之下痛苦地说道,夫君啊,你怎能这么冤枉我,我和你都是被家人逼迫的,你不能违背你母亲,我也无法反抗亲哥哥。我们今生无缘,只有相约黄泉见面了。苍天在上啊,我们一直坚持,我们忠于爱情,但我们无法摆脱命运的摆布。

四、“他”误了卿卿性命

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中的男子可以说是一个见异思迁的渣男,女子年轻貌美时,他借着卖丝去搭讪女子,娶到手后就不珍惜,露出渣渣的真面目,“言既遂意,至于暴矣”。任由女子日夜辛劳操持家务“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。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”还一直过着贫苦的日子,“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”。尽管这样,男子还不专心,无原则无底线,“士贰其行”“二三其德”。可见,这首诗里的男子算得上是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“渣男”了。

《孔雀东南飞》中的焦仲卿呢,他虽然忠于爱情,喜欢刘兰芝,但是他却不能保护爱妻,在强横的母亲面前懦弱不堪,没有担当,可以说是最早的“妈宝男”了。焦仲卿从小受着封建的教育,讲究愚孝。母亲让他休妻就休妻,没有自己的主见。虽然弱弱地为媳妇说了几句好话“女行无偏斜,何意致不厚?”我媳妇行为正当,哪里让母亲大人不满意了呢?您说出来,我让她改。放下狠话威胁母亲也不过是,如果您让我休了刘兰芝,我终身不娶媳妇了。“今若遣此妇,终老不复娶”。

且看他懦弱到了什么程度!

当时被强势的母亲骂晕了,骂怕了,骂得不敢顶撞了。“吾意久怀忿,汝岂得自由!”“小子无所谓,何敢助妇语!吾已失恩义,会不相从许。”我早就对刘兰芝心怀怨气了,你怎能自作主张?你怎么敢帮着媳妇说话呢!我对你媳妇已经没有恩情了,不同意她继续留在我们家。焦仲卿看着母亲大发脾气,吓得大气不敢出,更不敢违背母亲的话。

“我自不驱卿,逼迫有阿母。卿但暂还家,吾今且报府。不久当还归,还必相迎汝。”我不驱赶你,但是我母亲逼你走,我得听妈妈的话。委屈你暂时回娘家吧,我去庐江上班去了。不久就会回来,到时候再把你接回家。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?其实他根本做不了自己婚姻的主,现在不能留下媳妇,将来就能重新接回来吗?真是自欺欺人!这种人不就是典型的妈宝男么?不管母亲做的对不对,也不管自己的真实想法,也不顾妻子的颜面,更罔顾事实,他只是一味顺从母亲的意思,委屈自己,委屈老婆!他不为爱情积极找活路,不为爱情积极想办法,却在最后只得用消极的做法来成全自己的爱情。以死殉情,也是实在是万般无奈之举,恰恰也是他懦弱无能的表现。

是的,懦弱妈宝男怎配有爱情?即使有爱情,也没有活路,只有一条死路。

读了这两首诗,感慨于这两位女子的不幸命运,为她们的不幸遭遇扼腕叹息。其实无论在什么时代,离婚对女子而言,总是算不上好事,面子不好看,里子(内心)也是受到极大的伤害。哪个结婚的女子不是为了跟自己的另一半相伴相守一生呢?当经过几年的相处之后,发现所嫁非人,该是多么痛苦啊!但是,长痛不如短痛,再三思量痛定思痛之后,抛却“剪不断理还乱”的感情,拿出慧剑斩断过往,跟过去告别,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!

小编提示: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敬请转发和评论。